【方王】高塔精灵

  • 就是凭感觉····ooc。

  • ······我语言好贫瘠啊

       从村子出发,向着海去,穿过一片麦田,再穿过一片荒原,有一座很高很高的石塔。看不见上面有多高,四周也看不见窗。

       村里的最最年长老人说,从前,那扇门是可以开的,但是里面幽森,无人敢进。到了他的太爷爷的太爷爷,又或是太爷爷的太爷爷的爷爷时,村里突然出现了一个耳朵尖尖的怪小孩,村里的孩子们一日和他在那石塔附近玩时,与他发生了口角,就把他推入门中,拉上了门,没想到门好像卡住了,再也拉不开。村人去看了,却也毫无办法,那个小孩,大概也饿死在里面了吧。

       从那以后,那座高塔附近再无人去,人们都警告小孩子说,那个被锁的孩子变成了冤魂,日日在里面游荡,若是接近高塔,晚上就会做噩梦。

       假的,我从来没做过什么噩梦,王杰希暗暗地想。

       他扶着高塔厚实的石壁,慢慢坐下来,然后翻开了一本书。

       村里的孩子都觉得王杰希是个异类,倒不是因为他那异于常人的大小眼,而是因为他非常的,亲近那座鬼塔。有人问他原因,他也只是敷衍过去。

       总不能告诉他们,那个传说中的小孩有尖耳朵,我原来也有尖耳朵,所以我喜欢那座塔吧?我可还不想落到被锁的下场。王杰希被问到时总是会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吐槽。

       更何况,他觉得那个塔里还住有人。不知道是当年的那个小孩没死,还是后来的人住了进去,总之,有人。

      证据之一就是他来探险的第一天,他在塔周围捡到的一本厚厚的书,写满了看不懂的文字,一看便知年代久远又价值连城。当时他连着又去了好几天,却没发现有人来拿。

       小小的期待就此萌芽,会是塔里的人掉下来的书吗?他还会掉东西下来吗?那个人,会是当年那个尖耳朵的小孩吗?

      于是小小的王杰希从此开始了漫长的高塔驻守,上午一放学便向着高塔,走个一小时到达目的地,有时看书有时写作业。不过现在更多的是骑着他的扫把,一圈一圈地绕着高塔练习他的飞行术。傍晚他再回自己借住的酒屋,做些洗碗上菜的杂活,来支撑自己的学费和住宿费。

       顺道一提,目前我们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小王杰希,是一名自学中的见习魔道学者。

       

       不知道是不是先前掉过一次书的缘故,高塔的疑似存在物变得很谨慎,再也没掉过东西下来。

       好吧,你不证实你的存在,那我就飞上去找你看看你是否存在。王杰希一边盘旋向上一边如是想。

       事实上他并没有把握能在高塔上找到一个窗口或是飞到它的顶端,毕竟他只是个自学的初学者。然而当他一边开着小差天马行空一边下意识向上盘旋时,他好像已经不小心完成这件事了。

       在他飞过的第一个窗台上,一个耳朵尖尖的人蹬大眼睛看着他:“我的小可爱,你怎么飞得这么高的?!"

       

       “我叫方士谦,是住在这座塔里的精灵。”方士谦把王杰希领到塔中间某一层的桌子前,给他倒了杯热水。“你是我来到这座破塔之后的第一个来访者呢小朋友。”

       王杰希悄悄扫了眼四周,这完全不破好吗!而且一人住一栋豪华大房还不舒服吗!小朋友内心翻了个白眼。

       “你是传说中那个被推进来出不去的尖耳朵小孩吗?”

       “怎么就已经成传说了···有过去那么久么···不过我应该是吧,毕竟我进来后这塔就没人来过了···”大概是太久没和人讲过话,方士谦自动开启了讲解模式并且滔滔不绝。"这塔有点古怪,下层是与外界完全隔绝的,上层有窗子但我手也不能伸太出,不然整个手就会像被电到一样麻掉,搞得我几百年都只能待在这里,我翻遍了这所有的书却还是找不到出去的方法。无奈之下只能寄望于有个厉害的魔道学者能飞上来······“方士谦颇为沮丧的瞟了小小的王杰希一眼。

       相信自己有一天会很厉害的小朋友暂时迫于现实无法反驳,只好岔开了话题:“我之前在塔边捡到了一本书,是你掉的吗?”

       “我的我的我的!原来是被你捡到了!快点还给我!”方士谦闻言立马理直气壮地伸出了手。

       “我怎么可能把那么厚一块砖随时带在身边。”

       “那你回去拿呀!”

       “那你送我回去啊。”

       “我有办法把你送出去我还用待在这几百年??!”

       “好吧······”无奈地被推到窗边的王杰希不满地背对方士谦翻了个白眼,又转身抬头问道:“那我还书以后还能不能来这找你聊天啊?”

       此言换来了方·几百年没和人说过话·士谦的疯狂点头:“天哪你要有能力飞上飞下的你住这都没问题!”

       然后他目送着王杰希笑着跳上扫把向着远方飞去,在黄昏落日的余晖下。

       

       王杰希搬进来已经是距离他们初遇一个多月以后了。在此期间他把这座“破塔”的情况也大抵算是摸了个透彻。

       所以真的完全不破啊。虽然在外面时就为它的体积震惊了,但塔内的宽敞舒适度还是让王杰希初来时又吃了一惊。当然也不排除是这个记不清自己几百岁的看起来毛毛躁躁的大小孩让这里变得······

       “这里在我来的时候就是这个样,我基本没变这个塔里的设施。”方士谦一边瘫在沙发上一边说,“我顶多也就在遇见你之后给这破塔来了个大扫除。虽然你这么小,不过看在你是我做主人时第一个客人,也就勉强勉强招待下你吧。”

       令人失望的事实和口是心非的主人。谁会勉强地把这么大个塔打扫一遍啊。

       塔的楼梯沿壁盘旋向上。二楼到五楼都是藏书的房间,再往上走便是各种储物室,药剂存放室,宝物室,卧室······第一个窗口在塔的一半处,再往上便都是未开发的场所,目前都被方士谦用来种植草药。

       不过比起这一切更有趣的是这个,人。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个精灵。王杰希一手抱着书,一手控制着他的扫把跟着方士谦一起向上飞去。

       嗯,飞上去。

       当从外面回来的王杰希在窗口恰逢从地下室打完水要飞去给植物们浇水的方士谦时,王杰希有一瞬间怀疑过自己搬进来的决定:我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是个有抢羽毛癖好的怪叔叔!

       大概是急刹车的扫把太过明显地出卖了王杰希的震惊,方士谦马上转身坦白了这双翅膀的来历:“啊不是什么奇怪的癖好,我自己长的翅膀。”

       ······怎么说呢,自己长的,比穿着,更瘆人啊。王杰希看着羽毛下根部隐隐与背部相连的皮肉,忍不住又在内心翻了个白眼。

       “之前忘记和你说了,我是个守护精灵,所以有翅膀。”方士谦示意性地向王杰希招了招手,又转身,慢慢地向上飞去。

       “守护精灵?没听说过。有什么特殊的吗?”原来精灵还分种类的吗······

       “能治疗小动物咯。没试过治疗人类,不过应该也可以吧。精灵或多或少都有些魔力,没什么特别的。”方士谦说着推开了一层的门,侧过身替王杰希挡住门让他快进来。“不过你作为人类也有魔力能操纵扫把飞行,比我更特别嘛。”

       “······不了还是你比较特别。”王杰希主动放下手里的书,从边上拿起水瓢去和收起了翅膀的方士谦一起浇水,结束了这波短暂的商业互吹。

       “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不穿上衣?”

       “穿了上衣翅膀会伸不出来的啊。所以我的上衣都是特别容易脱的类型,你没发现吗?”

       “······完全没有!”

      

       “···为什么小孩子长得那么快,衣服没过多久就要换新的。”方士谦郁闷地把药草碾碎,倒入一个大锅中。“还吃那么多。”

       “又不是我能决定的。”王杰希倒也不在意,给他又递上了些洗好的药草。“都怪某人隔三岔五就灌我难喝的药,说是为我好,也不知道想干嘛。”

        方士谦闻言瞬间把接过来的药草往锅里一丢,一屁股坐到地上摆出这日子没发过.jpg脸:“天哪带小孩真的好累,爸爸含辛茹苦煲药卖药供你吃穿上学,你居然说我不知道想干嘛!啊这究竟是人性的······”

       “不是你儿子。”王杰希面无表情地打断他,熟练地把药草迅速捞回来,洗了洗又放回方士谦手里的研钵中。“是朋友。你借助我的东西我以后会等价还你的。”

       “小屁孩还和我谈条件了啊······”方士谦倒是没想过他会说要还,他本来也没想让他还的,不过既然如此······“那朋友你拿什么还我的养育之恩呀。”

       王杰希显然还没考虑到这一层,但也不着急着想:“不知道,以后再说。”反正我现在是你和外界唯一的联系,你也不可能不养我。

       “以后,以后,人类有那么多以后吗······”方士谦嘟囔了几句,显然不是很满意这个回答,不过倒也没抓着王杰希闹,又开始慢慢地研磨。

       不算太刺耳地声音又开始一圈一圈地徘徊在屋内,除此之外屋子里只剩药水的沸腾声。

       不过也没有过太久,在方士谦准备停下研磨把粉末倒入锅内时,他听到王杰希小声回答。

       “人类或许没有,但我有。”

       ···说的好像你不是个人类似的···不过勉强信你这么一回。

        

        在塔里住了三年后,王杰希却向方士谦提出了离开。

        “所以我都说了我的法术实在不能靠自己提升了,我需要一个老师,塔里的那些书我暂时都没法用!”

        “我也会法术啊!我教你不行吗?”

        “你那都是精灵天生的,你活了几百年你什么水平我什么水平啊······而且我又不是要学治疗。”

        所以为什么有时候精灵就是那么固执又不讲理啊?王杰希多次说明无果后也不免带了些火气。

        虽然明明直接收拾东西飞走就好了···

        “那你也和我一起在这住个几百年多练练不就好了吗?!”方士谦一出口便觉得有哪里不对,但是话又已出口,只好硬着头皮继续瞪着王杰希。

        “又不是去了就不回来···你在想什么呢。”王杰希叹了口气,然后踮起脚与方士谦对视。“我保证每个月回来看你一次行了吧?对于你来说,一个月不也只是生命中百分之零点几吗。”

        方士谦看着已经快要和他一样高的王杰希,沉默一会后仿佛默许,却又不甘心的出声要求:“5天!···5天足够发生很多事了,你也要有个人听你说才行呀······”结果声音却越说越低。

        “三周。”我哪有你那么多话说···明明就是自己想说。小王同学看破不说破。

        “一周!”

        “行了行了,两周总行了吧?我也要努力学习呀,这么远我总不能老飞来飞去的吧?”

        “······好吧。”方士谦撇了撇嘴,还是妥协了。

        “那我去收拾东西啦。”王杰希留下这句话就摆了摆手转身上楼了,留下方士谦一个人在原地不知道懊恼什么。

        第二天晚上方士谦在窗边给第一次出远门的王杰希送行。

       “两周!记得啊两周!”方氏复读机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在王杰希身边碎碎念。

       考虑到可怜的孤寡老精灵方士谦在他们相遇之后并没有和外界失联过长达两周,王杰希勉为其难地不断回应着他。

       “就两周,去去就回了。几百年都熬过来了两周还等不了呀?”当王杰希和方士谦一起把所有行李都装到扫把上之后,王杰希也不得不打断了方士谦的碎碎念。出发的时候到了。

       “就是因为熬过了几百年呀······”方士谦不满地低声道,却也拍了拍行囊,让他动身出发。

        王杰希翻身跨上了扫把,然后思考了一下。

        “有东西漏带了?”看他没动静,方士谦凑上去问了一句。

        “没有。”然后王杰希也凑过去,碰了一下方士谦的额头“两周后见。”

        方士谦被吓得向后小跳了一下,然后看着已经飞到窗台边的王杰希,下意识的回了一句,“两周后见。”

        然后他就看不见王杰希了,在他还没有回过神来之前,他的眼里就只剩下一片森林了。

        

        然后呢?然后方士谦在习惯了两个星期的分离后,渐渐又习惯了越飞越远的王杰希要更久更久的时间才能回来。

        我就是太好说话了。方士谦如此总结。以及王杰希那家伙太会把控尺度了。开始是两周,然后三周,一个月,两个月,现在是一年。

        坐在窗台边等男朋友回来的方士谦如此总结。

        大概是一年零两天前的晚上,王杰希像当初提出要离开去学习一样淡定地提出了离开一年。

        这时候的王杰希自然已经不是当时需要踮着脚来和方士谦对视的王杰希了。

        不过还好,没有高过我。方士谦看着理直气壮的王杰希感慨道。这大概是唯一让人欣慰的地方了。

        “······学校的情况就是这样,我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士谦,你有在听吗?”

        “没有。”回过神来的方士谦很干脆的回应道,“不过我不同意。而且没得商量。”

        他拿起一旁的手帕擦了擦嘴,起身,却又被王杰希拉回餐桌,摁在椅子上。

        “几百年的老人家了能不能别动不动转身走人?有问题坐下说,赶时间我没空和你冷战啊。”彷佛早就预料道他的反应,王杰希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很是干脆“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

        王杰希两天前收到的信笺,对方要求的时间却是两周后,从他现在的位置赶过去都要一周,更何况是从塔去。不过他虽然两天半路程压成两天赶,在路上也考虑好了方士谦大概会出现的状况。

       不过此时的情况却是有点状况外。

        “几百年?你也知道我一个人在这几百年?”好像打开了什么开关,方士谦情绪突然就有些压不住了。“每次你都这么说,几百年都过了,几百年几百年,你又知道在这里几百年是什么样的感觉?”

        “抱歉,我······”

        “没有人发出声音,没有人来寻找···暴风雨要一个人一层层关窗,开的花只有一个人看,做的饭只有一个人吃,一到晚上就只有一个人点灯······”

        

       你有没有试过一直在等一个人来?你有没有试过一直在等一扇门开?你有没有试过一直在等着某一天能看到大海,哪怕你一直都听着海浪不断赶来?你有没有试过一直在等着某一天能看到日落,哪怕你每天都看着余晖渐渐离开?

       

        你有没有试过看着一个人突然出现又离开,你却不知道他还会回不回来,又或是,能不能回来?

       “这座塔周围的东西不仅能阻拦我出去,很不幸还能阻拦我看到外面。我能看到的就是着头顶的星空,还有树林树林还是树林。”方士谦越说越来劲,“我从来都看不到你离开,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回来,所以我就只好仔细的数着日子,然后一整天都在窗口徘徊。你知不知道有时候你太忙不回来,有时候你去远方晚几天回来我怎么想?我会以为你死了!”大概是王杰希的居高临下也一定程度上激怒了他,他一把揪住了对方的领子,站起身来。

        “先放手,好好说话。”王杰希有点惊诧,却很快冷静下来。

        “不放。”

        “放手。”气氛不太妙,王杰希退开了一小步,试图缓解这个彷佛即将开打的局面,方士谦却马上察觉到了他的退后。

        “你是不是想跑开······”迈出一大步打算追上去的方士谦和来不及退后的王杰希结结实实的撞在一起,手忙脚乱地爬起来后方士谦正想退开两步道个歉,却被王杰希一个定身咒停在嘴巴微张的尴尬表情。

       “我说你就不能好好听人说话吗?非要人定住才能安静下来?”王杰希忽视了方士谦疯狂眨眼表达的不满,向前捧住方士谦的脸与他额头相抵。

       “没考虑全你的感受,我的错,对不起。”王杰希看着方士谦的眼底,慢条斯理地说。

       “但是我不可能不离开,我现在明确地告诉你,我要去的地方可能会一次比一次远,我要离开的时间可能会一次比一次久。我会去学更多更多的魔法,去见更多更多的人。”

        他顿了顿,深吸一口气,直视对方的眼睛。

       “但我向你保证我会回来,然后,总有一天我会在回来的时候把门为你打开。”

        我会去找到这座塔的秘密,然后带你离开。到时候你会看到门前原野风吹草动,你会看到塔后大海浪花跃起。然后我们可以一起离开这里,去百花盛开又或是烟雨朦胧的地方来一场大冒险,去一个大雪纷飞又或是终年盛夏的地方定居一年半载。

        定身咒已经被解开了,不过谁也没有动。方士谦看着斟酌词汇中的王杰希,不禁催促道:“···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是你愿不愿意等我?”王杰希想了想觉得似乎没什么落下的,便把问题抛回给方士谦。

       方士谦正想应下,却突然想起另一件事:“···那我要等多久,才能等到我的大魔术师来撬开我的门啊?”  

       “我等得起是因为我有无尽的生命,但我可不想某人来接我的时候已经是个八十多岁的老头了!”让一把年纪的老人家为我在外奔波,我的良心也是会痛的好吗!

        “那你大可不必担心,因为···”王杰希这才放心的笑了起来,带着一点点的恶作剧心理又靠近了方士谦一点。“我也是个精灵呀。”

       方士谦看着眼角余光中的尖耳朵和眼前几乎占据了他所有视线的,因为他的惊讶而有点小得意的王杰希,翻了个白眼并且亲了上去。

       

       后来正如王杰希自己当初所说,他去了更远更远的地方探险,有时候也两年三年不回来。他认识了很多朋友,身边不再是一个人。他们一起去四处冒险,然后一起回到高塔里。

       高塔里又住进了别的精灵,有时候(比如做饭)方士谦也会很不开心。但是非要说的话,他大概会承认自己是喜欢大家一起在塔里的一两个月的。

       但是他还是没有办法出去。

       其实他自己已经快要放弃了,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就这么在这永永远远住着也算还不错。他一开始也试图说服过王杰希不要再去冒险,不过王杰希却不同意。再到后来,看着大家在修整后,兴高采烈地策划着下一次地冒险,这样的话也无法再说出口。

       还好这样分离后又再相会的日子不算太过难熬。

    

       “我们要紧急出发一趟了,不过不会很久回。”王杰希对方士谦说道。他将手里拿着的一封猫头鹰刚送到的信笺冲着方士谦扬了扬,然后顺手把信封递给了刚从楼上洗完碗下来的柳非。

       “让我看看,······诚邀微草的各位来参加婚礼······”柳非边走边念,“来自西部沙漠里的精灵一族的小黑。”

       “是之前那个乱走出沙漠找不到回去的路,在村子里喝水喝到水中毒最后被我们救了又带回去族里的小黑吗?”刘小别摘下耳机,看着向他走过来的王杰希问道。

       “嗯。”王杰希把手里的另一封信递给刘小别。“蓝雨那边寄来的。”

       刘小别跑到一边拿他的剑拆信去了,王杰希走到沙发边上挨着方士谦坐下,和他讨论该带点什么过去作为贺礼,柳非和袁柏清一起抱怨着那里的气候太干燥,商量着明天去摘点草药,做几瓶药水带过去。

       第二天晚上夜幕刚降临大家就出发了。高英杰将不会飞地精灵们一个接一个送到塔外,袁柏清则负责运送大家的行李。王杰希站在一边看着大家一个个向方士谦道别,最后轮到他自己。

       “三周之后大概就回来了,说不定还会更快。”他给了方士谦一个拥抱,然后拿起扫把。

       “其实可以早上再走,没人会看见的。”方士谦又回了他一个拥抱,“你们才回来没三天。而且冬天还没过,夜里冷。”他又补上一句,“不去也是可以的吧。”

       王杰希无奈地耸了耸肩:“事出突然,早点出发,赶路就没那么累。也不算特别远,去去就回。”

        然后他们亲吻道别,两人隔着塔壁一同向下飞去。

        

        事实证明这次也真的是“去去就回”,在回来的路上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感慨。

       “万万没想到小黑的新娘居然认识这么多人······哦不,精灵。”柳非在疯狂的赶路中仍然忍不住吐槽这次经历。

       “万万没想到参加个婚礼居然会变成我的冒险经历中目前以来最振奋人心的一次······”袁柏清也忍不住一起吐槽。

       连王杰希自己都忍不住在内心和大家一块吐槽:有种之前的探险在某种程度上弱爆了的感觉······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这次的婚礼。大伙儿紧赶慢赶到了现场,然后婚礼现场特别多人,由于不习惯当地饮食大家就聚在边上啃自己带来的干粮。这时候有两位略微上了年纪的老精灵,来和他们搭话,表示诶呀你的食物很熟悉呀,我以前在哪里哪里见过有。

       然后聊起来就发现,诶呀你也在塔里住过?正巧我也在塔里住过!

       这下大伙内心都沸腾了,虽然各个都努力装作我一点都不激动的样子,然而哪怕是王杰希也有点按捺不住内心的小期待。

       面面相觑后,众人还是把提问的机会留给了王杰希:“请问你知道怎么从塔里出去吗?”

       老夫妇不解地瞪大了双眼:“你们这不是从塔里出来了吗?”

      “不不不······被关住的不是我们。”王杰希顿了顿,“是我的一个···亲人。”

       “哦哦哦!”老婆婆露出了然的笑容。“方法很简单啦,虽然不是特别好摸索出来。”

       老公公在一旁赞同道:“确实呀,当年我们也是,找个没人住的屋子就就去了,结果呀······”

       眼看着要跑题的样子,袁柏清赶忙出声将话题拉回来:“啊啊啊,我们的···亲···人···也是差不多这样!所以你们最终找到了什么方法离开呢?”

       “啊是这样的,我们猜测它是一个很单纯又孤独的塔,所以当有人真心地对它说,把它当做家,它就会相信你然后放你离开啦~”

        “就这样?”柳非难以置信地问道。

        “就这样啊!这是在书房里找到的方法呀!”老头子怕众人不相信,还特意解释来历,“就是在一本又大又厚像一块砖的一本书里夹了一张纸条,封面是······”

        “当年我们认真的说了好几次我们把它当做家了,它都不相信,后来我们也就真的把它当成家了,然后有一天我们突然就发现门开了······”

        后面夫妻两说了什么王杰希已经没有在听了,只记得自己同他们告别后和大家一起走出了婚礼场地,然后就不约而同地开始收拾东西,道别,赶路。

       其实如果有人稍微在意一下的话,大概会发现这一天晚上的天气特别特别好,难得的细雨正纷纷扬扬地落下来。然后春天就要来了,塔外即将有花发草长。

       快到了的时候所有人都不免有些紧张。

       不过没有人去想他们不能把门打开。

       晚上月光明朗,好在这并没有阻碍他们看见岸边的塔中,有人点起了窗边的灯。

       所有人都不由得放慢了赶路的步伐,飞行的人们从空中落到地面上。

       王杰希看得到方士谦在窗边,他猜他一定看到了他们。

       这应该即将是我至今以来的做过最蠢的事情了。他突然用最大的音量,向着窗台喊道:“士谦!!!"

       "我!们!回!家!啦!!!!”

       

       我们回家了。所有人边喊边开始跑向塔。

       楼上的人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转个身就向着楼下猛冲。然后大家都停在了门前。

       方士谦深吸了一口气。

       他推开了门。

      “方法夹在书里,这不应该啊······我可是把所有的书都看过一遍的啊······”方士谦和王杰希并肩坐在海边的礁石上。

       “还记得我以前在塔外捡到的那一本书吗?它从窗边掉了下来。就是那一本里夹着纸条。”

       方士谦崩溃:“我天,我这么多年就掉了这一本书!要不要这么巧!”


评论 ( 5 )
热度 ( 27 )

© ☆DKP | Powered by LOFTER